【散文界】杨运鹏:首访内乡县城

作者:中州作家文刊微信号:zhongzhouzuojia发表时间 :2019-03-03


点击上方【中州作家文刊】关注平台No.158
首访内乡县城
广东深圳 杨运鹏
 

深山老林里的人总想着有朝一日能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啥样子?而住在离内乡县城120里的夏馆深山里的我从小也就想着有一天能去外面看看,能去县城逛一逛是我少年时代最大的梦想;第一次远行是1977年暑假和奶奶等一起去邓县文渠公社马庄姑姑家,不过是坐车从东路的夏馆到马山口,再到灌涨下车,而后步行到邓县罗庄,当时姑父马庆立正在罗庄公社当公社副书记,再步行穿过赵集,最后坐船过湍河到达马庄,回来又原路返回,而没过内乡;直到1978年春,我13岁的那年才终于借去参加全县初中篮球赛的机会第一次进县城,了却了心愿;那天和同去参赛的师生们一同欢喜而又好奇地游玩了县城,虽然是走马观花的,但却让我们大开眼界,心花怒放,看到了内乡一中,看到了一中那简陋的体育场,看到了那尚未恢复的内乡县城清真寺,看到了那内乡汽车站的二层楼房,看到了那内乡县城供销社的回民饭店,看到了那回民饭店里正在用煤烧火做饭,看到了那内乡县政府县委办公地的内乡县衙,看到了那内乡县人民医院,看到了那有狼的菊潭公园,看到那宛如巨龙的古老的湍河大桥,看到了一个崭新的外面世界,也看到了一个贫困落后的内乡县城的真实面貌。至今虽已过40年了,但1978年春的首访内乡县城的记忆仍留存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回首往事,百感交集,抚今追昔,感慨万千,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1977年夏我在西河堂大队办的小学五年级毕业后,当年秋又进入刚开办的西河堂初中初一,只教授语文、数学、政治、物理四门课,物理老师是我们赵庄小队的赵国甫,政治老师是校长黄宝成,数学老师是赵店人、兰州工业学校肄业生柴兰庆,语文老师是梁桂明,其实是由于受到当时政治浮夸风的影响,全国各地都在不顾生源短缺与师资力量极端薄弱,而盲目地以大队为单位开办初中,以公社为单位开办高中,因而我们初中的体育、地理、历史、音乐、生物,外语等课也都没法开设,可想而知那时的大队办初中教育基础水平是多么差啊!1978年春刚开学,上级就通知西河堂初中要立即组织一个篮球队,4月份先在夏馆公社范围内比赛,获得前三名的,再于五一节前去内乡县城参加全县初中篮球赛;接到通知后,学校一时措手不及,没有办法,只能让同一个校园里的小学回民老师李万荣兼职代授体育课;万荣老师是我大妈和我四妈的亲侄子,口才极佳,文笔好,办事利索,具有良好的组织能力,是民办老师,是我的大表哥,也是最器重我的老师之一。
在李老师的组织下很快就组建了一个篮球队,队员有我和杨运奇、杨伯朝、曹保国、李春贵、易喜来、张云华、刘建更、李春生、李朝顺等,运奇哥担任队长,学校立即买来二个篮球,很快平整了一个篮球场,并在场地正中央的一棵高大挺拔的杨树的半腰处钉上一块白木板子,又木板上钉上一个篮球架;接着就开展活动,刚开始早上仍非常寒冷,所有队员都是穿着棉袄棉裤跑步,而后练习篮球运动;由于我个小,有劲,跑步较快,动作灵活,很快就担任中锋,投篮命中率好高,而我的奇哥和伯朝侄子也都打的比我好多了;我四爹杨庆元青年时曾是马山口公社乃至内乡著名的篮球运动员,他看到我们在打篮球,回到家里也给予我们多多指导,有时间来校当裁判,让我们知道啥是犯规动作,啥是假动作,如何快速运球,如何投篮,如何防守,这些都为我们团队的技术提高提供了很大帮助。

当时对于深山里的孩子们,看电影一年就是几次,大多是有人站在山顶上看夏馆盆地哪里最亮堂,就大喊,哎!哪儿正在演电影呀,快走啊!哎!哪儿正在演电影呀,快走啊!听到了喊声,于是大人小孩都一起翻山越岭过河走几里或十多里的路去看电影,有时间还要跑空腿了;那时孩子们春上大都是上山下河采摘茵陈挖蒲公英、丹参等或割野韭菜回家吵吵吃,有时去地里挖面条菜摘榆钱洋槐花等回家蒸蒸煮煮吃;夏天,男孩子们大都是和门口一大推孩子们爬树上粘知了,下河洗澡、抓鱼逮老鳖等;秋天,上山里割条子背下山卖掉换盐吃,去野外摘红柿子吃,偷红薯、玉米烧烧吃等等;冬天,大都是掏土墙洞抓麻雀,一边烤着火烧个小红薯又一边听着老人们讲故事,而我们课外活动除了玩弹弓、玩火柴枪、捉迷藏、打纸牌、推铁环、打陀螺、玩羊抵錾、玩跳绳、唱玩野鸡灵砍大刀我的人马任你挑、拔河、抓石头子、玩十二个窑、下军旗等娱乐外,也都没啥玩的。1978年前西河堂学校为创收而每周都要三年级以上学生上山砍柴一次,名曰勤工俭学,音乐课到了五年级才开设一段,教的全部是《东方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红色歌曲;那时夏天里,男女孩子几乎都是赤脚,出门时才穿一双自制的木鞋子,那就是把自己的脚放到木板上、用粉笔画下来再用锯锯成鞋子样,用帆布带子钉好就可以穿了的鞋,下雨天走路,木鞋带起一身泥巴。
我们杨家五户人家50多口人,只有杨伯朝的一副骨头军棋和我奇哥家里的一副象棋,平时都忙,也只有在春节或放牛时才能玩玩或看看;除了大广播外,我大爹有个收音机,而我的麦子山的族叔杨华美说唱的鼓儿哼与收音机里连续播放的刘兰芳演播的《岳飞传》都是我当时的最爱;我每天放学还要拾柴火,饭前还要和姐姐一起去山后的小水沟里或门前河渠沟里抬水,帮妈妈或奶奶烧锅,放暑假就要为生产队放牛羊,寒假还要帮助妈妈拾柴火或者给牛羊添草、加温水,而篮球运动却给了我们大队的初中同学们带来的是一个崭新而又精彩的课外活动,让我们仿佛看到了外面的精彩世界,也仿佛看到穆铁柱打球时那伟岸身影,真让我们好奇而又兴奋,也真让我们欢乐而又憧憬。
虽然春上我们都仍穿着黑色的土布棉衣,个个连个内裤都没有,个个每天都是饥肠辘辘,个个都长得黄皮寡瘦的,但是想着要是在夏馆比赛占到了前三名后,就可以去内乡县城参加全县篮球赛,也可以借机去县城逛逛,那该多好啊!心里都是这样想的,大家每天就一心想着打篮球了,都心往一处使,劲往一处来,于是每天都在练习着如何打好篮球,练习着传球、运球、转身、假动作、跨栏、投球等一系列动作,甚至夜饭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从家里跑三四里地到学校打篮球;天气慢慢温暖了,我们便开始脱掉棉衣,换上单衣练习打球,打完球就再换上棉衣,但跑步和打球时却都是赤脚的,因为都只有一双烂布鞋;经过三个多月的严格训练,我们在4月份的夏馆公社初中篮球赛中终于名列第三,终于获得去内乡参加比赛的权利,这让我们都非常欢喜,欢喜得手足舞蹈,还大声地歌唱着。
为了去内乡比赛得奖,李老师组织我们篮球队队员一起利用周日三次去韭菜沟里砍柴或割木条子担下山后卖掉,给一人买了一双三元的解放军鞋子一件二元的白背心,那是我第一次穿的最好的鞋和背心;过去秋冬穿的鞋一直是妈妈用一针一线日夜纳成的布鞋,春夏都是光着上身赤脚走路,到了课堂才穿上布鞋上衣或背心,而买到解放鞋和白背心后,李老师要大家先放家里,等待着去城里再穿上,从此每天夜晚打完篮球后到家里,看着那件白背心,抱着那双军用鞋,想象着去内乡城那比赛的生龙活虎场面,想象着内乡县城里的美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记得去内乡县城的那天早上三点多,天黑洞洞我就兴奋地起床了,妈妈给我找来最干净的黑色土布单衣,给我煮了十多个鸡蛋,而那时山里人都是用泥巴烧成的大碗吃饭,吃个鸡蛋也要等来客人才炒几个,或有生日那天妈妈偷偷给我一个放进被窝里;1975-1977年冬我们大队利用鱼道河的落差在国家水利部门的帮助下,在徐家庄与港湾之间建造个水电站,1977年腊月才开始用电灯照明,但灯光很微弱,可比起过去的煤油灯或用桐油子穿成串点燃照明都要强百倍了;在那像萤火虫闪烁一样亮的电灯光下,妈妈看着我的笑脸,连连催着我多喝点玉米糁汤,不知道咋了,13岁时我总是饥饿,真能吃,我一连串喝了三大碗玉米稀饭后,就高兴地换上那双军用鞋,走在路上发出那吱吱妞妞的响声,怀揣着那单衣和十多个鸡蛋,激动得心都快要蹦出了。喊来我的奇哥与伯朝侄子后,又一起在门口等待着李老师与其他队员到来;那天天气晴朗,山里的风仍很寒冷,公鸡的尖叫声与狗的狂叫声都响彻很远,回荡在山间,往日最讨厌鸡狗叫,但那早上却突然感觉到鸡狗叫的非常悦耳动听,好像都是在欢送着我们远行;在李老师的点名后,我们一共13人一起步行到夏馆公社北门李国恩舅舅家门口,到时天仍黑乎乎的,可是我早已把十多个鸡蛋吃光了,李春生还送给我一个红薯面窝窝头,刘建更又给我一个核桃,我也都吞下去了。
那天早上夏馆通向县城的唯一一辆火柴盒一样的西路班车,只拉上夏馆、吴岗与西河堂三个初中的篮球队人员,大小四十多人便一摇三晃地出发了,挤得满满的,不敢转身,到了七里坪的青山,天才麻麻亮,太阳没见到,但曙光初现,透过车窗,看到那白花花的湍河水跳荡在山崖间,也能听到那哗哗哗的流水声;到了邵家岭时天已大亮了,阳光灿烂,空气清新,正在发芽的杨树的树稍黄黄的,路边鲜花盛开,芳草萋萋,麦子绿油油的,油菜花也正在怒放,花香飘进窗子里,沁人心脾,正在地里干活的许多农民,翘首看着正鸣着喇叭的汽车,仿佛一切都在向我们笑着,都在拍手欢迎着我们的到来;李老师说,过了赵店街就是县城了,我们下车后都要互相照看一下,不要走丢了。
一路颠簸一路摇晃,到达县城时才七点多,班车照顾我们一直开到内乡县第一高中校园门口,下车点名后,一一进入高中校园内,这时各公社的队员也都陆陆续续到来,整个校园内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到了操场才看到也是土面的,只有八个篮球架,很快就各就各位,在简短的领导讲话后,便开始比赛;我们都换上单衣后,并不觉得冷,很快就开始第一场的对比师岗一个队淘汰赛,出乎意料的是我们获胜了。接着又参加三次比赛,到了12点时,整个比赛结束,我们队竟然获得优胜三等奖,发个大奖状,每个队员还发个作业本,虽然得到的奖励是如此简单,但我们队员们与李老师却都感到非常高兴,个个笑容满脸,怀抱着自己的棉裤,望着渐渐消退的人流,内心的喜悦让几个月来的疲劳全都抛向云霄;是啊!我们不仅为李老师争了光,为自己爹妈争了光,为自己争了光,为西河堂初中争了光,也为夏馆公社争了光,而且还都借机来到了内乡县城逛一逛,这是我们人生中第一次获得的莫大的荣誉啊!是莫大的胜利啊!是莫大的欢喜啊!也是莫大的幸福啊!

汗流浃背的我们稍微休息后,便喜悦而又兴奋地随同李老师逛县城,出来西关一中的院子,走上一里多的土路,就是县委招待所,院子大,看看就不敢进,看着采购员骑着自行车带着面袋子或青菜出出进进,一想着那芳香可口的饭菜,我们都直流口水;再走不远就是南关,见到临街的墙上就写着“清真寺大队”,因为我们参赛的13人中的六人都是回民,所以李老师就指着路东的一大片临街青砖老瓦房子说,这就是我们回民的清真寺,不过现在是一个草绳厂,师傅都没有了,过去回民宰牛羊鸡鸭鹅等都要找师傅下刀,现在政策还没有让回民恢复我们老传统习惯,但估计清真寺将要很快恢复开放;又走了二里多,就到了北关的内乡汽车站的三层楼房,在全是瓦房草房的街道两旁,汽车站真是鹤立鸡群,非常醒目,我们这群又累又饿的人在汽车站对面终于找到了写着“内乡县供销社回民饭店”的瓦房门面。
坐下来后,看到一个员工用大铲子把小车上的黑乎乎的东西铲下来,放到锅台前,加上几瓢水和一点泥巴,一起捣捣再捣捣,最后放进大锅底,又用小钢钎子戳戳几个洞,便看到一股股浓烟腾起,再接着是熊熊的大火,便开始做饭;对于我们这群只见过木柴烧火做饭的,不知黑物是啥?我想问那黑乎乎的是啥?是不是煤炭?但又不好意思;这时那烧火做饭的看到我们惊奇的眼睛,大笑着说,有啥看的,煤,你们没有见过呀?!听了,我们都低下头偷偷笑起来了,然后又互相看看,再笑笑;想吃饭,但饭店却要收三斤粮票,可是我们没有,最后李老师说我们是夏馆回民,找个地方吃饭难啊!请帮帮忙吧!最后饭店服务员们咕叽咕叽,才同意我们掏钱买饭;李老师点的是捞面,等一会服务员便端来了一碗碗捞面,那是用羊心肺肝炒成的臊子浇的捞面,对于常年不见白面而又罕见牛羊肉的我们很快狼吞虎咽完了,那是碗好辣好香的捞面呀!一碗吃完了还感到不够,李老师又让给我们一人来一碗。
吃饭时,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对我们几位师生看看又看看,接着用手指着李老师、我和奇哥等就问:“你们几个是回民吧?姓啥?”,李老师一一介绍,那长者很高兴地对李老师说,你喊我表爷了,又对着我说:“看着你们的长相就知道是回民了,看到夏馆杨家后人我高兴啊!我是老杨家洪字辈的,你大爷杨洪瑞、你爷爷杨洪轩都是我哥哥,他们都是宛西名医,你要喊我爷爷了,你们要与我们县城回民联系啊!你长大了也最好当个大名医,多好啊!那捞面是我第一次在县城饱餐的羊心肺肝捞面,也是我第一次吃到最香最辣的捞面,那黑煤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老人是我第一次见到县城老杨家回民人,那饭店也是我见到当时的唯一一家内乡县城回民饭店。

下午回夏馆的西路班车只有一趟,价格较东路车便宜贰角,但是六点四十分才发车,时间还长,李老师就带着我们一起逛逛东关。沿着泥土路走不远,就看到了内乡县衙老建筑,当时内乡县政府县委在此办公,有戴着红袖章的二个军人持枪把门,我们只好在外面瞭望一下,感觉那建筑古色古香,气势宏伟,巍峨壮观;接着又看到了内乡县人民医院,医院的建筑是青砖黑瓦建成的,但大门和所有的窗子都是圆拱形状,古老的西洋模式,非常典雅美观,给人以异域风情,李老师说这里过去是意大利教堂,1949年前这里有传教士开办的西医诊所,后改为县医院;医院门口停满了牛车,牛车上铺着稻草,而不远处摆满了自行车,有看车的,也有卖麦芽糖的、卖甘蔗的、卖花生的、卖玩具的和卖红薯的等等,是最热闹的地方;我们又向前走一里多,便看到了内乡县供销社照相馆,看着那门口摆放的一幅幅大型彩色相片,从来没有照过像的我们都非常羡慕,真想一起合影留念,李老师也同意了,但一问照像的,照像加上洗相片,连同寄回夏馆,一共要五元,李老师讨价还价,就是少五元不行,最后我们只好望洋兴叹!
再向前走一里多,看到了菊潭公园,处在斜坡上,从来没有见过或进过公园的我们都很觉得新鲜,但是公园要门票,大人一张五分钱,小孩子一张二分钱,可对我们来说谁会情愿去花费二分钱或五分钱去买门票呀!李老师给看那大门让了二根白河桥烟,又说了一大堆好话,说我们13人都是夏馆山里人,都是来参加来篮球赛的,还得了奖状,都是第一次来县城,请高抬贵手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就出来,最后那看大门的开恩了,就让我们全部进了;院子不大,人也很少,在院里我第一次看到了一只狼,看到了一只野羊,看到了三只猴子,看到了内乡县的简介,看到了长凳子条条、鲜花盛开、草木葱茏的整个公园。
站在院内可以看到远方的湍河,看着那波浪滚滚的湍河,我想着这条发源于夏馆宝天曼山里的河,汇集了无数条小河,便成了勇往直前的大河,最后流向汉江,最终融入长江流进海洋,我终于明白了海纳百川的含义,明白了我想长大成才,就要学习好各门功课,也就要学习好多种技术;看着那河边的奔跑的孩子们,我就渴望着长大了,也能沿着这条河走向远方,走向城市,去吃饱穿暖,去海边散步,去住上大楼。
伯朝侄子对我说:五爹,我爷带着我去的南阳市人民公园,那里猴子才多啊!我们长大再去看看,多好呀!我们从小长在深山里,所有人吓唬小孩子们都是“狼来了!”我长到13岁只见过玩猴子的牵着的红屁股猴子,但从没有见到狼和野羊等野生动物,而在菊潭公园却第一次见到耷拉着短短尾巴的狼,和狗一样,只是瘦小些,在笼子里转来转去,非常老实,可是我第一眼看到狼时心里仍是胆颤心惊的,而那只野羊毛色黑,矮个子,和我们家养的小羊差不多;我好奇地问李老师,我们喂养的羊和狗,是不是都是由野羊或野狼演变的;李老师回答说,是的,牛或羊或狗等都是野生的同类动物被人们逮捕后,经过长期的圈养后,就慢慢变成家养的,例如鹅是天鹅演变的,兔子都是野兔演变的,这些都是人类的好伙伴好食物,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野生动物,也是我人生的第一堂生物课。
走出菊潭公园东门便是湍河,一河两岸长满了柳树杨树洋槐树等,各种花儿竞相开放,花香随风扑鼻而来,沙滩宽阔,有一里多,河边挤满了洗衣服的妇女、钓鱼的,也有游玩的孩子们,而最醒目的是河上那座大桥,各种车辆你来我往,也是湍河上唯一的人行通道,恰似一条巨龙横跨两岸,给人以飞翔的感觉;李老师说这是宛西自治领导人别廷芳领导下建造的水泥钢筋大桥,几十年过去了,仍然完好无埙,仍然可以过大汽车,向西边可以去陕西与新疆,向东可以去安徽上海,这座大桥很出名,是享誉世界的河南湍河大桥;看着那大桥上一辆辆过往的汽车,我想我们社会上一直宣传的大坏蛋别廷芳也做过好事,这座大桥就是铁证。我想我长大了,可以研究内乡的历史,研究宛西自治运动,研究内乡回民历史,研究我的家族历史。当我坐上回夏馆的班车时,才感到自己的脖子歪歪的酸酸的,我一说,都大笑起来,原来大家的脖子都被看东西看歪了看酸了;再见了,内乡县城!再见了,我的内乡县城!

2017年开斋节我回夏馆时,相遇李万荣老师,76岁了,看去精神矍铄,记忆力仍非常好;他说,我1978年秋就是因我三爹的历史问题,加上没有民办老师指标,而被大队强行从学校赶回小队干农活,但直到1982年后才被乡政府提拔担任村主任,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又担任西河堂村村支书20多年,目前享受民办教师一部分补助,还有村干部补助费,和老伴一起生活,欢度晚年;还说,我的大儿子、你的大表侄子朝顺娃,因长期干整理石棉绒的活而不幸得了矽肺病,刚刚归真;而当年去打篮球的张云华前几年已患胃癌去世了;西河堂小学,后来改为回民小学,但现在村里学生都去街上上学了,没有学生,只好停办了。
当谈起1978年春去内乡县城打篮球的往事,他仍记忆犹新,侃侃而谈,他说,那次去参加比赛,学校一共才给我们13人20元费用,13人坐车来回费用11块,吃饭费一人二碗捞面一共8块,又买五根甘蔗一块,20元一下子就没有了,看看那时代人们办理啥都是多艰难啊!想合影留念就是没有钱啊!那次我们能在县里获奖,是因为我们山里的小孩子体质好,经常上山砍柴,经常跑步上学,加上提前为参赛而准备了四个月,还有都没去过县城,我说“球打好了,可以去县城比赛顺便逛逛县城”,大家一听就鼓足了劲头,这就是巨大的动力啊!结果真赢了。
我说,李老师,那次我们这些山老愚第一次进城,手里拿着棉裤,步行逛县城,看到啥都是那么神奇,看到啥吃的穿的都是那么羡慕,看到照像的都想合影留念,但最终没有钱,而且那天看得脖子都歪了酸了,仍没有看够了,现在想想真是天大的笑话啊!回忆往事让我们不胜唏嘘,都为当时捉襟见肘没能合影留念而留下终生遗憾,但也令人激动万分而又终生难忘啊!

40年来的改革开放,把中国大陆的不可能变成可能,创造了改变中国大陆、影响世界的人间奇迹,而内乡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内乡已经被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授予“绿色产业示范区”,2017年,又被中国国土经济学会推选为“2017中国百佳深呼吸小城”,不仅如此宁西铁路穿境而过,与312国道平行,给内乡插上腾飞的翅膀,而且内乡县城原来直径只有五里,而今内乡新县城东起灌涨镇,西至312国道的大谢岗,南至大桥乡,北至赵店,整个直径达三十里,到处都是那宽阔的柏油马路,到处都是那高插云霄的裙楼,到处都是那门面房子,到处都是那车流人流,到处都是那商场饭店酒楼歌唱厅,而其中的清真饭店就有300多家;新的湍河大桥架起好几座,给人以便捷,湍河内乡县城段碧波荡漾,已开发为景色优美的旅游观光区,原来的民国湍河大桥也成为河南文物保护单位之一,而内乡县衙已成为中国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之一,也已成为享誉世界的旅游景观点之一,吸引着中外游客前来观光学习;内乡回民也迎来了和煦的春风,老清真寺大殿是清代文物,已成为内乡县文物保护单位之一,其后院已改成回民养老院,而新的内乡县城清真寺位于内乡城西,是占地二十多亩的南阳著名清真寺之一,建筑是阿拉伯式的,远望巍峨壮观;宝天曼已开发为伏牛山世界地质公园,也是享誉海内外的旅游观光处之一,每天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来自世界各地游客游玩;内乡第一高中目前是南阳市重点高中之一,为豫西南地区培养了无数的高材生,内乡县人民医院早已成为高楼林立的医院,也已是豫西南地区最大的综合性医院之一;菊潭公园早已扩大面积,除了动植物园地外,又增设诗词、书法、体育、武术、宛梆剧团展演、内乡美食等园地,免费对外开放,已成为城区人民娱乐的好去处之一;另外内乡平原乡镇或浅山区乡镇已经形成公交车网络,出行便捷,赤眉与余关乡之间的湍河上也架起了一座大桥,从马山口可以直达赤眉,而深山区几个乡镇通向县城的班车每天都畅通着,总之内乡良好的巨变就是40年来中国大陆良好巨变的缩影。

每当夜晚下班后,行走在深圳的街头,沐浴着海风,欣闻着各种花香,倾听着各种语言的对话,眺望着那弯弯或圆圆的月亮,眺望着那高插云霄的京基大厦与地王大厦,眺望着那远方的一座座大楼,眺望着那车流如火的深南大道,也眺望着我记忆中的1978年春的内乡县城旧貌与我从网上看到的内乡县城新面貌,我就想念那生我养我的内乡,想念我的老师亲朋好友们,想念那曾在苦难中艰难生存的先辈们,想念那些像我妈妈一样辛勤劳作一辈子、没有享受过多幸福却又有过早地去世的千千万万个20世纪的中国农民们,特别是想念着我的奶奶和妈妈就会热泪盈眶,她们要是都还活着,都能来看看充满着生机充满着活力充满着希望的深圳,那该多好啊!
40年弹指一挥间,匆匆而过,我已从懵懵懂懂的山里放牛娃娃成了一位中医专家,早已走出大山,走向城市,而今定居深圳,业余从事着穆斯林文化研究,也正在自由撰稿;今天回首第一次进内乡县城的那一幕幕场景与那一幅幅画面,又让我激动万分,热泪盈眶,深深地感受到了改革开放给我给我的家庭给我的家族给我的故乡给中华民族给中国大陆所带来的温暖、幸福、安康与尊严,也深深地感谢伟大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
四十载惊涛拍岸,九万里风鹏正举!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40年来的实践充分证明了改革开放的政策是正确的,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改革开放极大地改变了中国大陆的贫穷落后面貌,让中国大陆人民迎来了从政治混乱而又饥饿难忍到富裕安康的巨大飞跃,中华民族迎来了富强民主的新时代,并正以崭新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也给世界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动力;经验是永不停息的播种机,只有顺应时代潮流,积极应变,主动求变,才能与时俱进,所以改革开放是中国大陆发展的必由之路。历史总是前进的,历史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软弱者,只有与历史同步伐、与时代共命运的人或民族或国家,才能赢得光明的未来;今天作为改革开放的经历者、见证者、受益者和感悟者,深深地感到任何人或家庭或民族或地方等都是与祖国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国富民才强;如果我的回忆能给所有遭受过残酷之战争、长期之饥饿和混乱之政治的人们带来一些反思、感恩与感悟,特别是能给中国大陆人民带来忆苦思甜的感悟,并能以改革开放40周年为新起点不自满不自大,永远放眼世界,与时俱进,尽快处理已经非常严重的污染与腐败问题,也尽快与台湾同胞对话协商统一问题,统一后让所有中国人一起再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要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也要为世界和平而又美好的明天而奋斗,那才是我的最终心愿啊!
2018-12—31夜於深圳
作 者 简 介
作者:杨运鹏
杨运鹏,男,回族(1965---),河南内乡人,现任深圳东门中心城积土中医馆副主任医师,业余从事穆斯林文化研究。
中州作家文刊编辑部
顾问:刁仁庆 徐文主编:张 静执行主编:魏新征 郑江涛副主编:高宏民 杨存德 赵建强审稿编辑:史锋华 袁荣丽 景自卫团队:赵红俊 鲁光芬范荣振袁荣丽 陈立娟 王华伟杨乐才曾权伟 孙光旭陈朝晖肖绍柱 张居军 贺保双王新谱
主编微信:cgzjingjing投稿邮箱:zzzj201819@163.com
投稿须知
作者须先关注《中州作家文刊》微信公众号。来稿必须是原创首发,严禁抄袭,严禁一稿多投,作者校对无误后再投稿,否则文责自负。
作者投稿时,请将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三者放在一个邮件里,用附件发送。附200字以内的简介,个人照片一张,并留下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谢绝应酬敷衍之作。
赞赏七天一结算,六成作稿酬返给作者,四成作平台发展用,后续不计。赞赏少于20元不予发放。
读走心好文 品书香文韵
长按二维码关注

关注中州作家文刊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