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梆

【小说林】黄琰:襁褓弦

作者:中州作家文刊 / 公众号:zhongzhouzuojia  发布:2019-03-07


点击上方【中州作家文刊】关注平台No.161
襁褓弦
河南南阳 黄琰
他从战场上抢回,肺部受了伤,治疗。复员。转业,带着他那永不生锈的古弦。
这次回来他不但会宛梆,而且河南的豫剧,北京的京剧,上海的越调,全国地方戏,360种,各俱特色,他几乎都会拉。
那个年代是军人最受崇敬,女孩最痴迷的年代。他在老家的一所医院治疗,闲暇时,他拉出月光的阴暗明朗,拉出杨柳依依,嫩草枯黄,也拉出女医生的少女的心扉。
“林军,这弦是咋来的?”
弦的来历总和身世沾在一起。
生他那年,大旱,人饿死很多,林军父亲把他背到山坡,放下他,也放下这把古弦。
家里一点粮食,塞到麦秸堆里,被人发现,众人一拔,果然,没收,充公。
林军的父母都饿死,就剩下他和它没饿死。月光浑浊了,柳叶锁住阵阵凉风。他拉着它,流泪,它哭,她也哭。
女医生告诉她父亲,带着他和它。
丈人说,小子,拉几出听听,林军把京剧、越调、曲子,宛梆等等,南北风味,集于一弦,拉出了丈人干瘪的笑容。
小子算你行。闲了给我拉几出。
平时就给戏班拉大弦,不几年,方圆百里,闻名遐迩。
生子。过日子。十几年后,丈人丈母去世。戏班子也不景气了,林军回到了家,当了小商小贩,挣钱,也挣来了夸张的皱纹。古弦放到床下,弦匣子成了一窝老鼠的家。没人在家时,老鼠咬弦,撒尿,过起自自在在的生活。
有一年,女医生出了一起医疗事故,患者的家属天天在医院闹,家里闹。没法子,逃难。他翻出这把古弦。她说,这时候,顾不了那么多,烧了它吧。
他扬手打了她,这还是第一次。
一家人仓皇来到甘肃。女医生在当地开了私人诊所,林军擦了擦古弦,按上琴弦。有时给病人解闷。
一天傍晚,三个蒙面人循弦声来到小诊所。
“把值钱的都拿出来!不然……”
“我们这里是治病救人的小诊所,没多少本钱。”
“翻!”
“军,你带孩子和病人到里间,我得给这几个人动个手术。”
“我是男人,也是军人,我来吧。”
“你受过伤,抵不过,把弦也拿屋。”
……
“报警呀!”不知谁喊了一声。
远处有警笛的声音。
“军,我想回家……”女医生在血泊中呻吟道。
“回家,我们回。”
到了老家后,女医生说:“我想听拉弦子……”
林军拉着,如泣如诉。
“妈,你不能走啊!”林军的儿子哭喊着。
入葬。天在不停下着大雨。林军在墓穴中不住中向外倒水。怕水淹没了自己的妻子,委曲了她。
算了吧,下土吧。
邻人们把泥土一掀一掀撒下。林军拉着弦,如雨如烟。
从此,林军的咳嗽声和着拉弦声,如梦如醉。
十年后。
“爸,要不咱抓点药。”
“不抓了,给我弄个赖肚(学名蟾蜍)蒸鸡蛋,能抵一阵子。”
“爸!”
“我要是再能干三五年,给你成个家,可我梦到你妈啦。”
那年刚过立冬,下起了冻雨,树枝上挂满了冰,压倒了许多树,道路上也结了冰。随后又下起大雪。
一声凄厉的弦断声。
“爸……”
邻人东家兑三百,西家兑五百,帮着林军的儿子安葬林军。
整理遗物时,看到这幅残缺不全的大弦。
“烧了它吧。”
“不,埋了它,让它陪着我爸。”
女医生的娘家弟弟来了,说林军的孩子还小,不懂事,让他们合葬吧,不然又等到何年何月。
风残烈地刮着,雪紧紧地裹着。邻人们一组挖林军的墓穴,一组起女医生的遗骨。这么多年了,女医生只下一幅骨头和几件残破的棉衣。遗骨入匣子,合葬。
那幅大弦放在棺材和匣子之间。仿佛又听到弦声,如烟如雾,飘过那遥远的山村。
作 者 简 介
作者:黄琰
黄琰,男,汉族,生于上世纪70年代,宛城区人,1996年8月参加工作,2001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本科毕业,中学高级教师,省教育厅学术技术带头人,省骨干教师,市学术技术带头人,宛城区优秀教师。南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南阳日报》特约记者,在《南阳日报》《南阳晚报》《南都晨报》《躬耕》《校园文学》等刊物发表各类作品300多篇。
中州作家文刊编辑部
顾问:刁仁庆 徐文主编:张 静执行主编:魏新征 郑江涛副主编:高宏民 杨存德 赵建强审稿编辑:史锋华 袁荣丽 景自卫团队:赵红俊 鲁光芬范荣振袁荣丽 陈立娟 王华伟杨乐才曾权伟 孙光旭陈朝晖肖绍柱 张居军 贺保双王新谱
主编微信:cgzjingjing投稿邮箱:zzzj201819@163.com
投稿须知
作者须先关注《中州作家文刊》微信公众号。来稿必须是原创首发,严禁抄袭,严禁一稿多投,作者校对无误后再投稿,否则文责自负。
作者投稿时,请将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三者放在一个邮件里,用附件发送。附200字以内的简介,个人照片一张,并留下微信、电话等联系方式。谢绝应酬敷衍之作。
赞赏七天一结算,六成作稿酬返给作者,四成作平台发展用,后续不计。赞赏少于20元不予发放。
读走心好文 品书香文韵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本文作者 :中州作家文刊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